对于登月的纪念和憧憬,那些航空航天的创业者在想些什么?

小帅帅 4492 0

1969年7月16号,搭载土星五号的阿波罗11号从地球升空,几天之后尼尔·阿姆斯特朗和巴兹·奥尔德林走下「鹰号」登月舱,成为登陆月球的第一批人类。人类的足迹终于踏出地球,成功地踏上了另一个天体。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十年,每当我们回望于此,都无法从脑海中找出比这更加令人心潮澎湃的时刻。

1972年之后,人类登月的脚步几乎停滞了。奥尔德林也曾不仅一次呼吁人类应该重返月球,甚至去往火星。在他看来,商业航空航天成为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我期待我们能在第一次登月50年后的20年内登上火星。有人将希望放在Elon Musk身上,我也认为他可以利用他所成立的SpaceX对国际活动作出相当大的贡献,不仅在月球上,而且在火星上。」

的确,商业航空航天正在凭借自己的努力重拾和加紧人类对于太空的探索。在中国也有一批这样的创业公司,正值登月50年之际,极客公园与他们聊了聊人类历史上最远的旅行,以及他们眼中的太空未来。

「一个是登月,一个是航天飞机,代表了人类在航天领域的两个最大壮举。」

凌空天行创始人&CEO王毓栋

Q:围绕技术或者商业角度,你认为登月改变了什么?

A:技术上肯定改变的非常多,包括图形、发动机、火箭,到现在为止应该都没有能够复制的,那时候已经对系统工程掌握到这个程度,应该说是航天技术的一个奇迹。现在再想做登月,新系统的技术比当年会有一些进步,但是对系统工程的把握应该不会超过以前的状态。

登月并没有从商业上获得一个巨大的收益。一直靠政府的巨额投入,实际上没有长久的去开展下去的动力,不能转化成商业回报的时候,这件事本身的意义和热情过去以后,(大家对它的投入和热情)就会消失了一些。

Q:那你觉得登月对于商业的回报或者意义并不大,是吗?

A:对,如果登月只是把人送上去,然后做一些科学基础的样本采集,不能再往前发展。如果太空旅行,或者在月球采矿以及研发的话,商业价值确实优先。但是登月相当于是国家行为,对创业来说,至少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但是从国家意义上来说,50年是不是也有一点漫长或者相对滞后了。首先登月肯定难度大,风险高,似乎后面的人却少了当年航天人的勇气,但也是美国的特殊时代,要将登月做成一种巨大的国家象征。之后美国在这种需求上也在降低。

这几年,可能是由于中国的崛起,我觉得美国的压力也很大,又重启了未来计划。一种大国博弈的利器。当然不可否认技术发展到今天,航空航天应该会慢慢地靠近商业或者靠近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方向,然后获得巨大的收益。

Q:对于航空航天,我们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A:我个人觉得我们自己的梦想就是把航天技术和人结合起来,不管是航天旅行还是去月球,都是让人类或者少部分人梦想成真的方向。

Q:登月可能是第一步,然后怎么创造适合人类居住的环境,是不是更困难?

A:去月球和火星其实都很难,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第一步可能去开发它,比如小行星采矿,如果月球上有重复的丰富的矿产资源,实际上先实行在月球上运行机器人。

Q:互联网技术兴起之后,是不是科技观有了改变,人们沉浸于虚拟世界中创造价值,对太空探索不那么兴奋了?

A:有点这种感觉。传统的硬科技,比如工业科技、航天科技在这十年里发展明显不如互联网科技,也不如互联网企业吸引年轻人加入。包括互联网在内的新兴科技,声浪比传统科技要大。而且互联网整体的迭代速度,行业进展相比硬科技行业要更快。所以在其中,年轻人能获得丰富的收入,互联网看起来成效快一些。

「走出一条新模式,是商业航天存在的意义。」

蓝箭航天创始人&CEO张昌武

Q:作为一个商业航天人,怎么看待登月50周年这个事情?

A:包括美国,中国在接下来很快有登月的具体时间表。航天带给社会的一方面是科技的进步,在航天每投入一块钱,就会有超过十块钱的产业引导能力。比如阿波罗计划,美国产生的专利数量是巨大的,无线通信、数码相机等等原来应用在太空领域的技术已经在日常的生活用品里面体现出来。

Q:载人到月球,你觉得时间还需要多久?

A:我认为十年之内,蓝箭的火箭一定能够具备发射载荷到月球的能力。我认为登月这件事从来没有停过,过去50年,客观上来讲,大家没有选择再去登月,但是对于科技来讲,更多还是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可行与否的问题。我觉得不管在传统的工业领域,还是互联网领域,都在发生一些变革,为下一次登月做准备。让人类能够以更高的可靠性、更低的成本,带着更多使命和愿景登月。

Q:是否会因为互联网的出现,大家对于航空航天不如以前兴奋了?

A:也不完全是这样的。互联网创造了很多虚拟的场景,但是任何虚拟的东西都是要有根基的,根基一方面基于人类的想象,一方面也基于人类在探索未知的过程中发掘的新素材。这两者也会互相迁移,因为想象,我们有了更多对未知的好奇,更加驱动我们走向未知的边界,走向宇宙。然而,走的过程也打开我们的视野,促使我们脚踏实地做事情。数字领域的技术对于登月同样是有意义的,另外它也会让登月变得更加的惊心动魄,因为更广阔的技术手段能够充分发掘一个事件背后的价值和孵化它所带来的内容,让登月内涵呈现给大家的冲击力会更强。

Q:再次登月,会跟50年以前有什么区别?人类承担了更多的任务和使命是什么?

A:人类会有一个共同期待,留在上面,开始把月球作为一个工业基地,甚至一个栖息地去开发。

Q:从目前国内商业航天来看,纯商业力量推动的是什么?

A:更多的可能性。一是航天工业组织模式的可能性,二是技术的可能性。从目前商业航天的产业规模和数量上来讲,我认为现在还是太早期。将来还需要更多的社会力量,包括资金的投入,才能真正的发掘起来,尤其是航天需要较长周期来发展。

Q:就商业行业来说,我们和美国相比是不是还有一定差距的?

A:差距非常大,最主要是理念上的。技术上来讲,我认为中国和美国,不管在国营还是民营的差距并没有那么大。

中国的航天发展到现在,已经积累了一个比较成熟的国家队的研制模式。但是新生的民营力量如果不能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这个行业不可能存活下去,更谈不上比肩SpaceX或者OneWeb,我们和美国之间的差距,我认为不是国有力量的差距,而是我们这些更多元的商业行业之间的差距。

Q:大家觉得2015年是商业航天的第一波浪潮,去年年终开始第二波浪潮,早期还需要多久能度过?

A:还需要两年的时间。

Q:蓝箭从成立到现在取得了哪些突破?

A:我们作为行业第一家完成了民营运载火箭发射的企业,帮助整个行业跑通了民营火箭发射的整个链条,这是过去我们对行业最大的贡献。

「人类未来要建立月球基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能需要通过多国合作的模式才能实现。」

九天微星创始人&CEO谢涛

Q:你对登月50周年有什么感触?

A:登月意义堪比400年前的地理大发现,因登月诞生的微波雷达、合成材料、计算机、无线通讯等科技,在后来极大地丰富和改变人们的生活。同时,登月点燃了人们心中的巨大自信心,鼓舞了无数人不断探索宇宙星球,是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

Q: 围绕技术和商业角度,你觉得登月改变了什么?

A:「阿波罗」登月加速了信息时代的脚步,使航天技术、卫星通信、移动通讯、材料科学、指挥与控制等技术在同一个时代发生飞跃,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后来商业航天的发展。SpaceX的「猎鹰火箭」和「龙飞船」技术,便是由「阿波罗」登月计划的部分机密技术改进而来。

Q:50年之间,人类再也没有登上过月球,你如何看待登月项目停滞?

A:登月项目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目的,60年代,美国耗费12年,动员了40多万人,约2万多家公司和研究机构,120多所大学,耗资250亿美元。进入21世纪,探月的目的转变为将科学探索和经济发展相结合,以探测月球资源为主,为未来月球资源开发和利用打基础。从现有的技术来看,人类未来要建立月球基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能需要通过多国合作的模式才能实现。

Q:你觉得商业航天的期望在哪?怎么去实现?

A:着眼当下,商业航天要通过技术创新和应用创新,促进全球范围内的万物互联和产业升级,进而利用这些全球范围内的大数据和AI技术,为真正的智慧地球而服务,让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享受到航天的发展成果。

标签: IT资讯 IT之家 科技资讯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