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纽约Airbnb骗局:豪宅变身群租房,每晚100刀住垃圾堆

小帅帅 6071 0

和许多热门旅游景点的房屋一样,位于纽约阿斯托里亚大道31号的红砖联排别墅也在Airbnb的出租房源中。在城市房屋记录中显示,这栋三层楼的建筑原本是被设计成三个独立的公寓,但最终它并没有按原计划完工。

纽约市住房署一名检查人员5月份透露,这栋建筑被非法改造成了12个房间,每层各有4个房间,共配备24张床,可供夜间出租。在Airbnb上,这些粗陋的居住空间却被描述为“东河旁新装修公寓,纽约极致景观!”(每晚195美元)或“干净舒适,带阳台的房间,15分钟就能到纽约!”(每晚100美元)。然而,在这些房源信息下方的评论中,一些客人却将它们描述为“堆满垃圾”、“家具破旧”,并充满蚂蚁、蜈蚣和黑色霉菌的劣质公寓。

根据纽约市从Airbnb获得的数据显示,在该建筑被强制关闭以免其造成更为严重的人员和财产损失之前,已经有超过2600名客人通过Airbnb预订了该建筑出租的房间,累计居住量达到2268晚,共计为房主获得超过21万美元的收入。

纽约市官员说,在皇后区、布鲁克林和曼哈顿,有36栋建筑的住宅单元被非法改造成全职短期出租房,其中很多都是低成本或租金稳定的。从2015年到2019年,此类被认定为危险而且不卫生的住房空间已累计通过Airbnb获得了超过500万美元的收入,预订出24330个房间,为63873名客人提供了住房服务。

在周三提起的诉讼中,该市称房地产经纪人Elvis Tominovic是这项“利润丰厚的非法酒店经营”的核心人物。该市希望Tominovic和其他13名涉嫌参与该计划的人和企业交出所有收入、房产和非法租赁活动的收益,缴纳罚款和赔偿,并关闭他们的上架房源。

法庭文件,包括Airbnb的数据,以及采访记录等,详细描述了Tominovic和他的盟友是如何逃避Airbnb和法律的侦查,并在扩大短期租赁市场的过程中误导客户来牟取暴利的。

Host Compliance的首席执行官Ulrik Binzer表示:“这真正显示出,违反规定能够带来多大的经济收益。只要有利可图,人们就愿意机关算尽,甚至不惜执行大规模的违法行为。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值得的。”

在过去5年的大部分时间里,Airbnb和纽约官员的争吵一直受到广泛关注。Airbnb希望在其庞大的市场上更加自由地运营。而纽约市官员则希望限制住房共享平台,他们认为,这些平台鼓励业主将住宅改造成事实上的酒店,从而加剧了纽约的住房短缺。随着地方政府难以跟上短期租赁公司日益流行的步伐,全国各地热门旅游景点也在上演类似的辩论。

纽约市以其严格的短期租赁法律而闻名,该法律禁止在没有房主在场的情况下,将一套公寓或一套住宅以少于30天的租期出租。私人房间或共享空间的短期租赁仅限于不超过两名客人,同时还必须让他们“自由、畅通地进入公寓内的每个房间和每个出口”,这项规定防止房东通过列出多个私人房间来逃避整套公寓出租的禁令。

市长特别执法办公室执行主任Christian Klossner表示,他所在的部门对Tominovic涉嫌的房屋租赁网络进行的调查显示,该网络主要在Airbnb上运营,因此他们向该公司发出传票,要求其提供数据。这项要求使该公司软化了其历来对数据共享请求的强硬态度。

Airbnb发言人Liz DeBold Fusco表示:“我们一直表示,能够与市政府合作,建立一个监管框架,有效打击非法酒店运营商。在与纽约市合作,并根据有效的法律程序提供数据之后,我们将继续促商与纽约市的谈判,这样我们就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既能解决我们共同的执法重点,又能保护普通纽约市民的权利。”

Airbnb和其他短期租赁平台原本提供的是个人在某段时间内全部或部分租用房屋的服务,但事实往往并非如此。在许多热门旅游区,其租房信息主要是来自酒店公司、业主团体和其他全年有效出租房产的企业。

Klossner说,Tominovic和他的团伙涉嫌用来逃避Airbnb和市政机构监管的操作手段,在那些经营非法短期租赁市场的公司中很常见。他表示:“人们正在从事反监测技术,比如建立虚假的房主帐户,这样看起来就不像是只有一个人,同时还会使用多个电话号码,即便实际上是同一个人在操作。而这类操作显然有专门的人员在指导。”

纽约市政府说,Tominovic和其他一些人会训练客人误导执法人员,欺骗他们自己是在寻找短期租房。在诉讼包括的评论中,入住与该案件相关房源的客人指出,房东会指示他们,如果遇到问题,要对房屋检查员撒谎,并说他们是和朋友住在一起。多名客人在评论中指出,他们被告知不要理睬有关部门敲打门窗的声音。

“在我们留宿期间,从凌晨1点到早上8点,都会不时有人敲门。既然我们被告知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开门,我们就会不予理睬,这让我们睡得很不安稳。房东让我们在这套公寓里处于一种非常不舒服且相当可疑的境地,”一位住在西136街公寓的客人在评论中写道。

在阿斯托里亚的联排别墅里,一张皱巴巴的纸条贴在公共区域的墙上,上面指示客人注意“一个专门针对像我这样的Airbnb房东而成立的工作组”的成员。同时,巡视员拍摄的照片显示,房主会警告客人说,政府巡视员可能会试图接近街上提着行李箱的人。他们告诉客人:如果这些人上前询问,按照法律规定,你没有义务和他们交谈。继续走,不要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会试图恐吓你,告诉你他们需要检查房子里的火灾隐患,但这些都是进入房子的谎言。他们甚至可能告诉你他们是警察,但这是非法的,他们不是警察。不要让任何人进入房子。让Airbnb继续生存下去!

当一位客人不服从指示时,情况就变得非常糟糕。5月3日,城市建设部和特别执法办公室的检查人员发现,来自南卡罗莱纳的三名客人不小心被锁在了他们一楼的房间里。根据检查人员的证词,他们还在二楼的不同房间里发现了两名来自布鲁克林的客人和两名来自新加坡的客人,他们都通过Airbnb预订的房间。

纽约市特别执法办公室的Christian Klossner说:“多年来,这些相互关联的运营商一直在Airbnb上运营并赚钱,而且没有遇到任何问题。”

根据检查员的证词描述,其在检查房屋时闻到了煤气味,并给消防队打了电话,消防队在检查后发现了煤气泄漏。法庭文件显示,在审查认定完检查员报告中描述的“对生命、公共安全、居住者的安全或财产构成迫在眉睫的危险”属实后,住房署署长便下令将二楼腾空。文件中还写到:这些非法建造的额外房间缺乏必要的出口、洒水装置和火灾警报,使得公寓存在极大安全隐患,不适合居住。

客人们告诉检查人员,他们在Airbnb上的房东是一位名叫Bloz的男子。该公寓的挂牌人自称是Bloz Rajkovic。根据该市获得的Airbnb交易数据,在2015年至2019年期间,Rajkovic的账户接受了逾5000名客人逾2500次预订,包括十多个房源,累计获得了675297万美元的收入。

截止到周三,所有在诉讼中提到的个人资料和房源都已从Airbnb的网站上删除。然而,一位OSE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个档案版本的Rajkovic个人资料,显示该账户已有六年多的历史,作为一个房主已经获得了1524条评论。在他的个人简介中,Rajkovic称自己是一名“年轻的专业人士,在阿斯托里亚拥有一座大型联排别墅”,并将自己的职业描述为“Airbnb”。

该账户被标记为“已验证”,表明Airbnb已将他的姓名和信息与某种形式的政府ID进行比对。但Airbnb提供的房源信息、房主和交易数据表明,Airbnb的房主Bloz Rajkovic可能并不存在。

Airbnb表示,Rajkovic的账户是在其验证政策生效之前注册的。该公司拒绝透露与该账户相关的政府ID是否与Bloz Rajkovic匹配。该公司还表示,Rajkovic的账户是该公司最近发现的许多逃避执法的账户之一,并表示,在提起诉讼之前,该账户已被删除。

法庭文件显示,该账户所赚的675297美元中,有127813美元进入了Tominovic的银行账户。Tominovic拥有、共同拥有或管理着诉讼中提到的许多建筑。该市声称,Tominovic有非法短期出租房屋的历史,他在2014年接到了勒令停止租赁的命令。2017年,纽约市对他处以7000美元罚款,原因是他在皇后区另一栋大楼非法短期租房。Tominovic说他曾经“把楼上的复式公寓出租给客人”,但在罚款后又把它改了回来。公共记录显示,自那以后,该市收到了多起匿名投诉,称这栋建筑“被用作酒店”。

新案情的法庭文件显示,第48街房屋租赁的66笔付款(25828美元)进入了Tominovic的国内合作伙伴的银行账户。诉讼称,Tominovic联排别墅476个房间预订的付款(97964美元)进入了其妻子和父母所在公司的银行账户。另外66笔付款(16034美元)用于一个未知地址的预订,支付给了一个据称与其姐姐有关的银行账户。

Tominovic是诉讼中被指名的十几名被告之一,其中包括他的妹妹、母亲、父亲、朋友、妻子、妻子的妹妹,以及与他们有关联的四家公司。纽约市表示,对Airbnb数据的分析显示,被告利用共享或连接的银行账户、电话号码和IP地址创建了28个不同的房主账户,他们利用这些账户扩大了自己的Airbnb帝国,同时还没有引起当局或Airbnb的注意。

许多账户使用的名字似乎与真人无关,据称其中大多数都主要用于向Tominovic及其团队转移支付。然而,一些谜团仍然存在。法庭文件显示,Rajkovic个人资料所产生的大部分收入,似乎都流向了一个与Bloz Rajkovic相关的账户。目前还不清楚Rajkovic是否是真人。

据称,该集团控制的28个房主账户是其财务成功的关键。根据Airbnb的记录,仅在2015年至2019年期间,Tominovic就利用14个房主账户,在皇后区和曼哈顿的18栋住宅楼的73套Airbnb房源中,列出并预订了3872个订单,从这些账户中获得了878510美元的收入。在诉讼中,该市称这笔收入和Tominovic的活动是“非法的”,并补充说,他在Airbnb上发布的信息“在四年时间里欺骗了大约1万名房客”。Tominovic没有回复记者的多次置评请求。

根据市政府的说法,这些账户的运营商经常列出不准确的Airbnb租房地址信息。法庭文件中包含的信息照片显示,预订确认后,运营商才会直接向客人发送正确位置的信息。市政府表示,这使得官员们更难确定一些房产的具体位置。

OSE执行董事Klossner表示,调查的基础是他们从Airbnb上获得了可靠的数据,这些数据是关于他们认定可能有关联的人和建筑物的。他说,这些数据描绘了这些运营商是如何协调非法活动的。

Klossner说:“多年来,这些相互关联的运营商一直在Airbnb上不受约束地运营和赚钱,使用的房主账户比实际用户多,而且使用多个房源信息表。一旦我们从Airbnb获得了有关这项业务范围的数据,并且所看到的信息和Airbnb平台本身能看到的一样多,运营商之间的联系就变得非常清晰。”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