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五原县“男子派出所身亡”续:死者曾9秒中两次撞墙

小帅帅 6123 0

  新京报讯(记者 王瑞文 实习生 李晓晨)5月30日,张关利死在内蒙古自治区五原县西环派出所。五原警方发布通报称,张关利系用头撞墙,倒地昏迷后重伤身亡。

  29日,新京报记者独家获取的案发现场监控视频显示,案发时,张关利处于西环派出所候问室,共撞墙两次。第一次撞墙后,一名身着警服的人打开候问室门,9秒钟之内,张关利第二次撞墙。

  男子死在派出所,家人街头举牌

  事件因一张网传图片引发关注。图片中,一女子站在路边,脖子上挂着半人高的白色纸板,旁边一男孩抱着一男子遗像。纸板上的内容为,其丈夫张关利5月30日索要工资时,被拘留至五原县西环派出所,于当日死亡,事情至今将近一个月未解决。

  五原县公安局28日深夜发布通告称,2019年5月30日17时40分,五原县公安局西环派出所接到110指挥中心指令称,瑞京摩尔城有闹事者关掉工地电闸,扰乱正常施工。处警人员迅速到达现场,依法将闹事者张某 (男,48岁)及工地负责人王某带至派出所。在候问过程中,张某提出要在候问室抽烟的无理要求,在被拒绝后,张某突然用头撞墙,随即倒地昏迷后,张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6月29日,新京报记者联系到张关利的妻子金女士,其告诉新京报记者,张关利系乌兰察布市察右前旗人,今年43岁,身份证显示年龄比实际年龄大5岁。自己没有工作,在家照顾孩子,一家三口的经济来源都靠丈夫在工地里做木工挣钱。

  金女士称,5月30日,张关利去工地索要工钱,工地不愿给钱,双方起了争执,张关利就拉了工地的电闸。

  张关利的徒弟闫福章向新京报记者回忆,当日下午,张关利喝醉酒后,闹着去要工钱,两人前往工地找到工头,但工头并未给钱,一气之下,张关利拉下了工地的电闸。

  工头报警后,警察将张关利和工头带回派出所问询。闫福章在后面开车,一同前往派出所。闫福章称,张关利要的工钱大部分是去年年初未发的工资。

  新京报记者独家获取的一段疑似警方监控视频显示,9秒内张关利两次撞击墙体,身着警服男子其身旁。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实习生 张祁锴 制图

  醉酒被关入候问室 两次撞墙民警均在场

  张关利的三弟张建利告诉新京报记者,“我哥当时喝醉了,在派出所撞了两次墙,警察都在场。”

  6月28日晚,五原县公安局发布的警情通报中,并未提到张关利曾醉酒一事。但同日,五原县公安局一工作人员曾告诉新京报记者,张关利接受问询当日,曾醉酒闹事。

  对于张关利醉酒为何没有人控制其过激行为,上述工作人员称,张关利所在的候问室内墙壁系软包:“应该是……伤到脑子或者伤到了脖子”。记者询问详情时,其表示,此案交由治安大队负责,具体情况自己并不清楚。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15条,醉酒的人违反治安管理的,应当给予处罚。醉酒的人在醉酒状态中,对本人有危险或者对他人的人身、财产或者公共安全有威胁的,应当对其采取保护性措施约束至酒醒。

  新京报记者独家获取的一段疑似监控视频显示,张关利两次撞击墙体后倒地,身着警服的男子叫来同事,三人蹲在地上查看。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实习生 张祁锴 制图

  监控视频中的生死9秒

  29日,新京报记者独家获得一则视频,疑似案发现场监控。新京报记者观看视频后发现,张关利两次撞墙相隔仅9秒。

  张建利自称自己戴着耳机看过监控视频,其向新京报记者回忆,监控视频声音显示,张关利曾找警察要烟抽,被拒绝。

  闫福章告诉新京报记者,那天自己从派出所院门外准备离开时,听到了派出所内传来“砰”的一声,声音很大。

  5月31日下午,张建利在五原县医院太平间里见到了张关利遗体,遗体头部有外伤,脸上都是血。他问医院要诊治记录和死亡证明,对方都没有提供。

  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实习生 李晓晨

  编辑 郭琛

标签: 今日新鲜事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