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在欧洲③·深耕:华为手机在欧洲高歌猛进 它究竟做对了什么?

小帅帅 5800 0

2019年5月,美国发布“华为禁令”,企图将华为挡在5G之外。美国四处游说,拉拢盟友站队,但紧跟美国制裁华为的国家却寥寥无几。

2019年6月底,美国在“华为禁令”问题上突然转向。总统特朗普在G20峰会期间表示,美国企业可以向华为出售设备。

奉行狭隘保护主义的美国,已经在5G领域被自己的欧洲盟友甩在了身后。今年起,欧洲多国开始推动5G商业化布局,而合作伙伴,大多选择了中国华为。

东方卫视/看看新闻Knews记者年初前往欧洲,独家对话华为西欧区总裁、终端事业部总裁、西班牙和法国公司总经理等人,以及华为在西欧的重要商业伙伴,带来四集系列专题片《华为在欧洲》。

从疑惑到信任、从抗拒到同行,我们一起走进华为的西行之路。第三集:《深耕》

十年的辛酸与泪水,十年的专注与奉献,华为终于在欧洲打开局面。西班牙马德里广场上,华为Mate20手机广告,盖住了楼房整栋墙面。

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上,法国最大零售商FNAC门店前,购买华为手机的客户排起了长队。

华为,已深得欧洲人青睐。记者随机在街头采访了一些法国民众,他们纷纷表示,华为是很受欢迎的手机品牌,是好手机。

华为西欧区终端总裁戢仁贵这样对记者说,我们的整个西欧十个国家整体上份额是超过20%,包括英国德国法国,那我们市场份额都超过或者接近20%。那它几个发展比较好的国家,像西班牙意大利和葡萄牙,然后目前我们市场份额已经超过了30%,是稳居市场份额第一。

戢仁贵是华为西欧区终端总裁,因为在西班牙市场表现出色,2016年被提任现职。对华为终端,特别是手机产品的发展,他如数家珍。他表示,最开始我们跟运营商合作贴牌生产上市,当时我们在手机领域也没有太多经验。经过一年两年的这个持续的努力,那我们在2008年、2009年是赢得像沃达丰、德电、法电这种欧洲大牌的运营商的信任,那从11年开始,我们下定决心做自有品牌。

彭博对记者说,坦白来讲,在2012年那个时间,我们选择从ODM转向OEM转向自有的华为品牌,没有太多人相信华为能把这个产品做好,能把这个品牌做好,因为做这个系统设备和做消费品是两个完全截然不同的市场。从名不见经传的Y系列智能机,到市场宠儿Mate系列,再到引领潮流的P系列,华为自有品牌手机屡创佳绩。

戢仁贵表示,从2011年到2014年、2015年,我们整个业务走的很艰辛,但是我们一直没有放弃,特别是从P9发布之后,P9、P10到去年的P20,那过去三年,我们的旗舰产品每年都是以百分之百的这个增长速度在往前提升。

P20上市后仅一年,华为于今年3月再推新品,这次是能拍摄整个银河系照片的P30系列。

华为年报显示,负责手机业务的消费者业务营收,2018年达到3489亿元,同比增长45.1%,占全年总营收的48.4%,首次超过运营商业务,成为公司最大收入来源。这份成绩,除了公司持续的投入和创新,也离不开华为的本地化策略。

华为公司的本地员工超过了78%以上。我们在欧洲区已经超过了78%以上,全球我们也应该超过了70%。我们其实在当地是用大量的本地员工,因为无论你最后你的业务怎么样,你必须是要考虑本地化的运营和人才。彭博这样和记者解释。

华为在西班牙马德里的总部大楼,看起来很普通,屋顶这个硕大的标志,告诉人们这里是华为。金咏说,华为在西班牙1200名雇员的话,90%都是本地雇佣的人才,他们懂当地的文化,懂当地的语言,他们理解这个市场的法规,他们可以用当地人熟知的那种方式去沟通。

中午,员工们三三两两聚到餐厅吃饭。春节时留下的福字,还贴在玻璃上,餐台前的黑板上,用中文写着当日菜单,透露着这家公司与中国的联系。

办公区,更多的也是当地面孔,中国员工,反倒成了这里名副其实的“少数外国人”。华为西班牙公司运营商务部副部长丹尼尔·博路达对记者表示,我记得2008年刚开始做华为手机时,我负责手机测试,人们看着我就像我是疯子。

丹尼尔·博路达,在华为西班牙公司工作了13年,现在是运营商务部副部长。他表示,那时本地化率非常非常低,办公室员工大多数都是中国人。所以即使是跨文化交流一开始也比较复杂。

华为西欧区终端总裁戢仁贵说,最开始的华为去招人,其实都是需要动用很多精力。很多情况下是三顾,或者四顾茅庐。那现阶段,算是我们整个企业的品牌和这个雇主品牌在各个国家都非常好。

戢仁贵用“厚积薄发”来形容华为手机业务在欧洲的发展。2018年,P20和P20 Pro两款产品上市,在欧洲获得上百个大奖,迅速提升了华为手机在欧洲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加入公司时做手机测试的丹尼尔,随着公司业务的发展,也不断拓展个人职业空间。他说,所有西方公司都更加结构化,也许比较少机会进入其他领域。你只有一条职业道路,这很困难。但在华为,你的职业方向可以发生巨大改变。我在华为换了很多部门。我一开始做工程师,然后又做过很多不同职位。戢仁贵则表示,以当地市场以当地消费为中心,一个核心的表现是我们需要懂他们的需求,需要懂他们的故事,他们的语言的本地团队。当然我们也希望能够把华为的品牌故事,华为的企业文化能够传递给当地消费者。所以我们认为是以这么一个混合的一个团队是更加有战斗力的。

在华为法国公司,本地员工比例,也在去年创下新高,达到84%。公司门口的展示架上,摆满各式奖杯和奖状、证书,佐证着公司在法国的一项又一项成就。

应时而动,应势而动。华为法国公司总经理施伟亮对此深有体会。他说,我们终端其实刚进法国的时候也不是特别被认可。我们那个正好碰到了3G到4G转型的时代,从传统的那个手机转向智能机这么一个时代,就给我们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弯道超车的机会。

严格的质量把控、入乡随俗的本地化营销,让华为法国公司迅速成长。施伟亮介绍说,如今公司在法国本土缴的税,已经是诺基亚和爱立信两家公司的缴税之和。公司不断发展壮大,中外持续深入融合,但毕竟文化有差异,尴尬在所难免。

施伟亮表示,那法国人的习惯就是,不管你是我上司还是我客户,关系好了,首先要贴面嘛,对吧?那么我们就碰到有一回就是我们的那个女干部正好要训下属,把下属叫到办公室来训他的时候,那下属过来先跟她贴个面,贴完面之后她就凶不起来了,对不对?所以我觉得其实这种礼仪其实也是很好的,就能够化解尴尬,然后让人的心情更加平复。

深耕欧洲二十年,华为早已成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彭博表示,我也在欧洲碰到过很多这个中国企业的朋友,他们都会问我关于华为在欧洲关于华为在欧洲成长的过程。我其实给他们的第一个建议都是,你想好了,你要不要做全球化和国际化?你如果想好了,你打算用多长的时间来完成这件事情?

闭关自守不可能成功,开放合作才能共赢。在彭博看来,从产品的全球化,到运营的全球化,再到能力的全球化,最核心的,还是人才的全球化。

彭博又表示,人才全球化了以后,这样的一个企业才能真正的有生命力,而且是持久在全球范围内有生命力。

华为如今的业务遍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搭建了1500张网络,和3400多家供应商签订了网络安全协议,为全球30多亿人提供通信保障。正当华为展现强大生命力,稳步前行之际,美国突施冷箭,欲在5G领域重创华为。

对于目前华为来讲,我们肯定面临一场比较大的危机和挑战。我说危机在中国是两个字,一个是危,一个是机。如果当然我们一定首先要把这个危跨过去,但是跨过危以后,你其实看到这个危带来的更多的是机会。彭博这样对记者说。

这个危机,华为要如何才能跨过?

《华为在欧洲①·攻坚:华为西欧区总裁:“梦幻开局”为何瞬间变寒冬》

《华为在欧洲②·转机:华为在欧洲苦干八个月 为何最后一刻功亏一篑?》

《华为在欧洲④·危机:美国封禁华为 华为“挺直腰杆”底气何来?》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