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霸”利用宗族势力操控村“两委”选举获刑15年!

小帅帅 5021 0

来源:宁夏法治报

15年前,海原县曹洼乡白崖村村“两委”换届选举,42岁的马正山当选为村支书。此后,比他大了20岁的杨生义等人多次向有关部门上访告状,马正山被停职。2007年,马正山再次担任村支书后,杨生义继续状告马正山,马正山被开除党籍并以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2008年,66岁的杨生义当选为白崖村村主任,马正山指使他人状告杨生义,杨生义被免职。

为避免“两败俱伤”,此后,杨生义与马正山、村民杨生义纠集到一起,相互勾结,拉帮结派,长期操纵村“两委”选举,导致该村多年选不出、配不齐村“两委”班子。

寻衅滋事。

2017年,白崖村推广实施优质牧草“紫花苜蓿”种植项目,被告人杨万林、杨生义采取阻挠丈量、威胁工作人员及村支书的方式,迫使丈量组为被告人马正山、杨万林、杨生义共计虚报种植面积118.04亩,领取紫花苜蓿补助款共1万余元。2014年至2017年,被告人马正山在白崖村实施的多种惠农政策中,为非法获取国家各项惠农救助资金,通过威胁村干部,冒名申报并领取了“整村推进羊补栏”补助金3600元,临时救灾款、良种补贴、水库移民补助、秋杂粮补助、母牛补助等款项3990元。

敲诈勒索。

2016年底,在白崖村换届选举时,被告人马正山、杨生义、杨万林凭借控制党员选票、操纵选举的势力,要挟连任参选村支书的马某在连任后“操作”其3人分别担任村会计、村主任及村监委会主任,并胁迫马某为其3人分别出具5万元借条,以保证“操作”成功。后未能得逞,被告人马正山便持该借条通过诉讼从马某处获得5万元,被告人杨万林也以诉讼要挟马某索要借款,但未得逞。

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诈骗。

2017年11月,被告人马正山持加盖伪造“海原县曹洼乡人民政府”印章的救助金申请便函,以儿子上学经济困难为由,到民政局骗领救助金1000元。同年,利用其私刻的印章,先后帮助被告人杨应虎骗领补助金共4500元。之后,被告人杨应虎再次以村会计、侄子等名义开具4张贫困证明,找马正山加盖印章,被告人马正山称该枚印章已毁弃,带杨应虎再私刻一枚印章,再次骗领民政局救助金共6000元。案发后,赃款已退缴。

其他违法事实。

2010年,白崖村党支部支委选举中,因被告人马正山、杨生义、杨万林滋扰,未能选举成功,后曹洼乡人民政府先后指派王某等代理支部书记在白崖村开展工作,被告人马正山拉拢群众干扰各代理村党支部书记工作,致使村务工作无法正常开展。2015年3月至2017年5月,被告人马正山、杨万林、杨生义因个人意愿无法满足,或分或合,多次对时任乡长、村主任捏造事实进行诬告,被告人杨生义、杨万林还拉拢其他村民实施诬告陷害行为,经县纪委核查,所举报内容均不属实。被告人马正山还对包村干部核查出其多拿多占补贴、未给其妻子申报双到户等事项不满,通过电话和短信以告状进行威胁。2017年5月到2018年3月,被告人杨生义、杨万林因不满县纪委对其举报事项的答复意见,多次到县纪委采取在办公场所大声喧哗、滞留、辱骂工作人员等方式缠访,扰乱县纪委正常办公秩序。

2019年3月14日,海原县人民法院判决认为,被告人马正山有犯罪前科,酌情从重处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法律规定,以被告人马正山犯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诈骗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3万元;被告人杨生义、杨万林犯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数罪并罚,分别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2万元;被告人杨应虎犯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诈骗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5000元。宣判后,各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

5月14日,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已生效。(宁夏日报记者 强永利)

检察官说法

“村霸”及宗族恶势力实施违法犯罪的手段具有多样性,有的巧取豪夺欺压百姓,有的垄断农村资源和集体资产,有的非法占有集体土地和矿产资源,有的骗取国家惠农资金,有的干扰或把持基层政权等。本案被告人马正山等拉帮结派,利用宗族势力,通过争当村干部或扶植代理人,操纵基层政权,插手基层公共事务,巧取豪夺侵害群众利益,表现出以下“村霸”恶势力特征:

组织特征方面,被告人马正山、杨生义、杨万林3人为把持基层政权、获取非法利益,经常纠集在一起,成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骨干成员。

行为特征方面,以威胁和“软暴力”为主要手段,通过恶意举报、诬告陷害、滋扰、纠缠、聚众造势或以上访告状相威胁,使村干部及参与竞选的“两委”人员产生心理恐惧进而形成心理强制,从而操纵破坏选举,干扰基层政权,迫使相关人员退出竞选或成为其“代理人”,同时通过实施寻衅滋事、敲诈勒索、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及印章、诈骗等行为,违规享受各种惠民政策,获取非法利益,符合恶势力的行为特征。

危害性特征方面,该伙“村霸”横行乡里、欺压百姓,干扰破坏基层政权,使白崖村“两委”班子多年不能健全,基层工作无法正常开展,党的惠民政策难以落实,贫困户及其他村民应该享受的补贴被侵占,严重侵害了农民群众利益,破坏了基层政权建设和农村社会和谐稳定,扰乱了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属于恶势力的“村霸”。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