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速降费和5G大投资,运营商“苦不单行”

小帅帅 5194 0

利益关系,自古便有,不曾消失。

A君是笔者的大学同学,学理科的。A君也从事了与专业相匹配的工作——网络优化工程师,俗称“通信狗”。上周末,笔者准备去看电影的时候,A君来电,聊了聊近况,A君突然沉默半晌,随后缓缓说道:

“网优越来越难了,我觉得我该辞职了”。

接下来就是沉默,笔者没多言,A君也没解释,最后约定回西安请我吃饭,通话结束。

其实笔者何尝不知道A君想说什么呢?笔者个人喜欢通信相关的知识,也比较了解通信行业的一些情况,尤其是无线侧的网络工程师的一些情况。作为媒体从业者,作为IT之家的一名编辑,看着工信部今天提速降费、明天发5G牌照,以及三大运营商的营收数据并哭穷的消息,A君有这样的念头,也在情理之中了。

当然,这并不是在说工信部做的不对或者怎么样,提速降费效果显著,大大减轻了消费者的移动资费压力,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利益的不平衡点,100个人里,利益满足了80个人,叫好声就会掩盖剩下20个人的哭诉。因此,随着5G建设新浪潮的到来,运营商、消费者、通信从业者会迎来新的春天吗?

一、提速降费,让5元30M成为段子

提速降费的成功,让中国移动的5元30M永久的成为了一个段子。这个段子源于中国移动早期的流量资费,至于这个资费是从什么时候上线的现在无从考证。笔者记得2009年的时候5元30M套餐就已经存在了,那时候除了5元30M之外,还有一个动感地带套餐,10元70M。

事实上,我们在谈到流量资费贵的时候,总是第一个让中国移动出来“挨打”,这其中是有“隐情”的,除了中国移动3G时代的问题之外,4G上牌照早、前期流量的高资费也让中国移动一时间被消费者“讨伐”,这时候,不光是消费者,国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并开始制定相关政策。

所谓提速降费,是指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提高网速、降低资费的改革,这是国家交给电信运营商的任务。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5年4月14日召开的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感叹道,“流量费太高了。”话题一开就引发了与会人士的热烈讨论。2015年5月13日李克强在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再度明确促进提速降费的五大具体举措。其中包括鼓励电信企业尽快发布提速降费方案计划,使城市平均宽带接入速率提升40%以上,推出流量不清零、流量转赠等服务。

事实上,提速降费的成绩是显著的。简单来说,提速降费取消了长途漫游费、取消了流量漫游费、取消了流量清零,同时将流量资费大幅降低,每次降费标准都是以20~30%的降幅来进行的,这是实打实的为消费者谋求福利。2019年工信部继续要求运营商再次降费,降幅还是20%,消费者表示热烈欢迎,运营商也表示年内保证完成任务。

提速意味着运营商需要加大基础建设投入,这是花钱;降费意味着运营商要让利,从另一种角度来看,这也是在花钱;5G号称建设需要花费“万亿元”,这对一直在让利的运营商来说,开始变得有些头疼。

二、三大运营商纷纷哭穷

哭穷,运营商还差钱?事实上就连财大气粗的中国移动都表示,“我们也不怕揭丑,整个行业我们今年一季度行业收入增长基本上处于停滞,甚至包括中国移动收入增长已经出现负增长”。

这句话是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在在6月26日举办的上海世界移动大会上说的,他还表示,今年的通讯行业收入增长,中国移动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当季度实现净利润237亿元,同比下滑8.3%;营运收入为1850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0.3%;其中,通信服务收入为1659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0.5%,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除此之外,工信部的报告显示,1-5月,电信业务收入累计完成5590亿元,同比增长0.3%,增速同比回落3.9个百分点,较1-4月回落0.4个百分点。

这些都是信号。

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运营商的语音业务及短信业务营收疲软,打电话发短信的人数锐减,微信等互联网通讯技术的普及,流量业务成了消费者买单对象。但是随着三大运营商的移动用户基数趋于一个稳定值,其人口红利逐渐到达封顶,依靠流量业务进行增收已有难度。

今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支出,今年中小企业宽带平均资费再降低15%,移动网络流量平均资费再降低20%以上,预计要让利1800亿给消费者,他还要求必须做到可以携号转网,这样可以倒逼企业清理那些不明不白的套餐,改善企业服务。

这对运营商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我们先来做一个简单的算术题,就拿三大运营商去年的营收就一个参考。

2018年中国移动营收额为7368.19亿元,同比增长1.8%;净利1177.81亿元,同比增长3.1%;中国联通营收2908.77亿元;净利102.57亿元,同比增长458%。中国电信营收3771.24亿元,同比增长3%;净利212.1亿元,同比增长13.9%。

去年三大运营商中,中国联通、电信的净利润占三大运营商总利润的21%,也就是这两家的净利润加起来才是中国移动的三分之一不到。

李克强总理的让利1800亿,按照去年的比例来看的话,中国移动要承担80%的让利,也就是说,让利的1800亿中,中国移动要承担1440亿元。

按照目前的运营商营收来看,中国移动董事长“哭穷”也算是“真情流露”了,至于中国联通、电信,肯定也面临着这些问题。

随着5G正式迈入商用时代,5G的建设还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这对运营商来说,压力还是很大的。

三、5G建设,新的恶性循环?

笔者在之前的文章中,以中国联通举过例子。在流量时代的人口红利中,中国联通应该是吃上这个红利最少的人了。截止2018年年底,中国联通4G用户数2.2亿户,而中国移动的4G客户达到7.13亿户,中国电信则是4G用户2.4亿户。

这其中有一个需要注意的地方。在有些地区,中国移动的用户是不会转向电信、联通的,这些地区大都处于偏远地区,联通、电信的信号并不能覆盖的到;得益于中国移动的基站数量(中国移动241万个,中国电信138万个,中国联通98.7万个),移动4G用户最多,享受人口红利带来的营收也相当可观,这一点正是4G建设中的良性循环,而中国联通则恰恰相反。

早期战略的失误,中国联通并没有积极部署乡下等偏远地区的4G覆盖,尽管中国联通的W网速率还算可观,但是LTE浪潮的出现,瞬间淹没W网的闪光点,跟上时代的步伐,才不会被淘汰,遗憾的中国联通没跟上。

随后中国移动大力推行VoLTE,中国联通再次落后,再到最近才开始逐步开放升级VoLTE呢。之所以落伍这么多,归根结底还是“钱”的问题,VoLTE功能对运营商而言可不是简单地打开“开关”而已,核心网的改造是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的。就拿5G来说,之所以SA是最终趋势但不是目前的解决方案,不还是钱的问题吗?有钱谁不想一步到位呢?遗憾的是中国联通“没钱”,这也导致中国联通一直落后于其他两家运营商。

随着语音业务、短信业务的没落,中国联通的颓势开始逐渐显现。当流量业务逐渐成为运营商的主营收业务之后,中国移动的优势逐渐变大,3倍多于中国联通的4G用户数,这是联通不可比拟的。后期中国移动在固网继续发力,一度成为季度三冠王,中国联通稳稳垫底三大运营商。

5G时代也是这样。

现阶段似乎这里中国联通的5G消息是最具“宣传性”的,比如青岛智慧码头等,但是业内对联通的5G建设能力还是存疑。按照5G的耗钱程度来看,不出意外5G时代中国联通继续垫底,与中国移动近150万座4G基站的差距,几乎难以消灭。因为早期的NSA组网方式,还是需要依靠大量的4G基站的。

据业内人士分析,5G的投资量级大约在1.2万亿元,预计能撬动4万亿投资。5G的广阔前景是不言而喻的,但是逾万亿元的5G投资,按照工信部“5G完全建设需要7~8年”的说法,平均下来每年投资需要1500~1700亿元,后边几年暂且不提,今年跟明年的这个钱拿不拿得出来都有点点够呛了。

正因为如此,业内开始出现运营商贷款建设5G的说法。业内人士分析,国内的重量级银行,比如五大国有商业银行等,其拥有着充沛的资金,加上运营商背后的国家支持,以及运营商自身的实力,也足够这些巨无霸们成功拿到贷款并开始5G建设,事实上中国联通之前就有过在公开市场上发行企业债券的操作。

提速降费、5G建设,如果说这些都是消费者的“福音”,运营商的“双重打击”的话,那么跟着运营商“喝汤”的通信从业者,就是文章开头所说的利润平衡下“牺牲”的20人,似乎也成了运营商的“陪葬品”。

四、通信从业者,哭泣的20个人

正如这个世界不只有白色、黑色,还存在灰色、红色等其他颜色,在整个通信利益圈中,也不光有消费者、运营商,还有设备上以及为这些设备做维护、为运营商的现有网络做优化的从业人员。利益大平衡下,这“20个人”,却只能默默忍受着这一切。

运营商采用华为、中兴、爱立信等厂家的设备,同时这些设备的维护及网络的优化都是一个服务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优化工作者担当者重要角色。

一个运营商的网优室中,也许只有三四个运营商的人,其余的都是设备商及三方公司的通信从业者。随着提速降费力度加大,运营商的营收减少,对设备商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国内压价竞标、低价竞标甚至还有送设备卖服务行为的出现,使得设备商为了拿下运营商的标,以50%甚至更低的价格拿下项目,原本1000万项目最后500万拿下,要么赔钱转吆喝要么只能赚一点,相比之前的正常竞标,“飞走”的利润将由设备商及三方合作公司买单,最后的解决方案就是从业者的收入大打折扣。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在于,由于恶性竞争的存在,这些从业者在收入减少的同时还要做着比以前更多的工作量,这是一个畸形却又真实存在的现象。

不过5G的出现,大量基础建设使得这些从业者不会丢掉饭碗,即便收入下降但也无形的“多续了”几年合同。事实上通信行业是一个螺旋上升的行业,几乎不存在失业的状况,无非就是收入一降再降,使得大多数人转行,最后收入回暖再召回一批人,如此循环而已。

可以看到的是,5G建设与提速降费并行,对运营商带来不小的压力,随着链式反应,通信从业者的流失,5G网络的优化与维护将大打折扣,用户感知也将大打折扣,最后反过头伤害的还是运营商的口碑,这是一个死循环,也是运营商、消费者、设备商及通信从业者这几者之间的利益“痛点”。

五、总结:

5G来的快,我国走在世界前列;提速降费大力实行,为消费者谋求最大的福利。但是如何平衡消费者、运营商、通信人的利益,是运营商的难点,也是痛点。利益问题,消费者往往都处于“弱势”,工信部帮助消费者使运营商让步,但是运营商自己的员工还有通信人的生计,又该由谁来买单呢?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