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堕入深渊,AI无能为力

小帅帅 4198 0

周四的交易日当中,百度股价再度走低,至收盘时,市值已经被拼多多超越,曾经的“BAT”的说法看起来越来越像是个笑话——从去年5月的接近280美元,到当下只是堪堪保住100美元,该公司的市值几乎是断崖式下跌。

百度存在着的诸多问题,几乎都已经是尽人皆知,而现在不管是百度自己,还是坚持看好该股的投资者,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百度人工智能的发展前景上。毕竟,虽然在中国互联网世界当中的地位不断边缘化,但是百度的AI投资力度还是国内数一数二的。

然而遗憾的是,百度这方面的努力,很可能也是徒劳无功,最终除了可怕的亏损之外,什么也换不来。

事实上,百度股价的连续暴跌,未必没有美股投资者对百度AI战略的判断越来越清晰的缘故。科技财经网站TechNode刊文,根据公开文件和行业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将被百度深深隐藏在财报底层的AI相关亏损额度挖掘出来,指出这几乎和谷歌母公司相当的投资和亏损规模,根本就是只有谷歌母公司十分之一体量的百度无法承担的。

与此同时,百度全力推进的自动驾驶和智能音箱两大计划,其前景的糟糕程度也超出了许多投资者的认知。AI战略很可能已经不再是百度的希望所在,而是成为了他们脖子上一条越勒越紧的财务绞索。

去年,人工智能的全球领先玩家DeepMind遭受了5.7亿美元的亏损,也再度彰显了AI领域的重重挑战。不过,这家Alphabet子公司绝非AI领域的唯一亏钱大户,事实上,中国最热衷于AI的互联网公司百度,亏损很可能要比DeepMind来得更大。

更要命的是,百度的AI豪赌现在看上去与其说会在未来大获成功,还不如说是步自家几年前O2O惨败后尘的可能性来得更大。

毫无疑问,为了赢在未来,各大科技公司必须投资于AI研究,而在这样一种新兴科技开发和商业化的前期阶段,亏损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Alphabet去年的营收是1370亿美元,运营所得是260亿美元,对于他们来说,用承担DeepMind的5.7亿美元亏损来换取对自己竞争力的确保,这价格实在算不得什么。

可是,百度不同,该公司的股价在过去五年时间内下跌了一半还多(谷歌母公司同期内翻了一番),他们在AI上犯错的余地相比之下不知要小到哪里去了。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来,AI策略的成败将在很大程度上最终决定百度的未来。

于是,最关键的问题来了:百度到底有多少钱可以烧在AI豪赌上?这样一种投资的潜在回报到底是怎样的?百度在纳斯达克市场上市,他们的财报和各种文件当中并没有将AI业务部门的财务表现单列出来。

不过,根据这些公开的文件,以及各种行业信息源的信息,百度的AI计划可能正在持续以十亿美元的量级亏钱。更要命的是,这些投入换来得体回报的可能性看上去微乎其微。

自动驾驶此路不通

先来看看百度的AI投资情况。百度的AI投资,其大部分主要是流向两个项目,即自动驾驶和智能音箱。

百度的阿波罗部门绝对是属于资本密集型。他们拥有中国数量最大的自动驾驶测试车队。根据中国政府的官方报告,百度在北京一地就有45部注册测试车辆。消息人士透露,在全中国的层面,注册和未注册的测试车辆估计也就几百部而已。

配置一部无人驾驶汽车,成本大约在100万到200万人民币之间,哪怕只做较为保守的估计,单车成本取中值,建立一支200部汽车的车队,百度就需要花掉大约3亿元。

阿波罗计划当中还有自动驾驶巴士的部分,这些车辆的目标是在类似公园的封闭环境当中以10公里的时速行驶,提供短途运输服务,消息人士称其每部成本超过200万人民币。然而,百度的挂牌售价是每部150万,这就意味着他们每卖出一部,就亏损50万元。

去年,伴随第100部巴士下线,百度宣布他们已经达到了“量产”规模。这也就意味着,百度在这100部汽车身上投入了2亿元,而将其全部卖掉就会兑现5000万元的亏损。当然,实际的亏损额度可能更高,因为消息人士称,一些巴士目前依然没有售出,而且百度还必须为卖出的巴士提供维护保养和售后服务等。

百度第二季度的财报还显示,他们在中国有大约100份自动驾驶路测牌照,相当于业界第二的五倍之多。由于要在指定的中心进行托管测试,成本昂贵,维持这些牌照本身就意味着一笔非常巨大的开销。

接下来,还有阿波罗部门昂贵的人力成本。整个团队大约是在1500人到2000人之间,而根据BOSS直聘的数据,中国AI工程师的平均年薪大约是36万元人民币,这也就意味着整个团队每年的工资支出至少也要6.3亿元。

考虑到百度要雇用的往往都是业界最高水平的人才,而且他们还有一支庞大的美国团队,真正的成本恐怕还要比这6.3亿高出不少。

百度的整体AI相关亏损额度是很难估算出来的,他们复杂的会计操作恐怕只有公司内部的财务团队才能搞得明白。本文能够列出的只是自动驾驶和音箱直接相关的部分,大约是5亿美元左右,而这恐怕只是整体数字很小的一部分。

或许,要知道百度自动驾驶真正的总体亏损额度,最好的办法就是拿同行来做参照。通用汽车的GM Cruise是主流自动驾驶业界唯一披露详细财务数据的玩家。从2016年到2018年,他们三年间总计亏损了15亿美元。

百度阿波罗部门的员工数量大约是1900人(有报道说,百度已经在给部门“瘦身”,所以现在的数字可能要小了一些),几乎相当于GM Cruise旗下1000人出头的两倍。百度的测试车队也要比GM Cruise的不足200部大不少。总之,人们完全有理由相信百度同期的可比亏损额度肯定高过GM Cruise的15亿美元。

在自动驾驶方面,百度犯下了两个关键性的错误。首先,他们本应该将阿波罗拆分出去独立运作的,就像Alphabet在2016年创建Waymo,或者滴滴出行最近正在做的那样。这个行业现在已经意识到,要真正将L4自动驾驶或者自动驾驶出租车构想付诸实现,需要的时间其实要比他们最初预计的长得多。

阿波罗最初曾经计划在2021年让自己的车辆进入高速公路和城市道路,可是现在,整个行业恐怕已经没有一个人觉得这目标还有达成的希望。如果百度去年拆分了阿波罗,后者现在完全可能已经以非常诱人的估值筹措了大量资金。事实就是,百度拖的时间越长,投资者就会变得越现实,因为他们对自动驾驶前景和相应企业估值的考虑将变得越来越谨慎。

其次,百度的所谓“阿波罗开放平台”的理念其实此路不通。似乎是受到了谷歌安卓的启发,百度2017年创建了开放平台,希望阿波罗能够成长为自动驾驶领域的安卓。

两年之后,世人清楚地看到,无论是传统的车厂,还是自动驾驶初创企业,或者技术提供商,根本就没有一个玩家愿意和别人共享自己的数据。事实上,不同的地点、不同的车型、不同的路况之下,数据共享对于推动自动驾驶发展是否真的有帮助,也是大可商榷。

一位知情人士说,百度阿波罗确实是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可惜里面的玩家只有一个,就是阿波罗自己,至于所谓145家合作伙伴,绝大多数都只是挂个名而已。

智能音箱黯然无声

百度的第二个AI大项是智能音箱。根据Canalys的数据,百度智能音箱2018年到今年第二季度的总出货量为1160万部。百度为了抢夺市场份额,采取了低价策略,意味着公司每售出一部产品就要亏损大约200元人民币,这就意味着,单单这些音箱产品的售卖,百度就亏了23亿元。

可怕的是,和竞争对手相比,人们会发现,百度几乎没有机会扭亏为盈——他们似乎是在拼命争取一个暴露自己弱点,而非发挥自己长处的机会。百度负责智能生活业务的副总裁景鲲曾经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百度的计划是通过基于内容的订阅服务首先实现智能音箱货币化,但是今日头条肆意践踏百度后院的事实已经充分说明,内容本就不是他们的强项。

比如,苹果的智能音箱盈利计划背后是Apple Music订阅服务的支持。至于百度,哪怕计入通过投资网易云音乐而获得的用户,百度的市场份额也没有达到两位数。

当然,除了音乐等内容之外,智能音箱货币化还有许多可行的道路,比如电子商务、智能家庭、数字支付、游戏,以及当地生活服务等。遗憾的是,所有这些领域当中,百度在市场份额上较之竞争对手们都居于劣势地位。

阿里巴巴很自然地可以将智能音箱和自己的电子商务生意联系起来,而且他们还有阿里音乐和阿里文学这样活力十足的平台。所有这一切又都会帮助进一步强化阿里巴巴数字支付生意的地位。然而百度,在几乎所有这些领域当中都是一个边缘化的角色。

只有亏损没有未来

合计起来,百度在其新的AI计划上,每年恐怕都要遭受几十亿美元的亏损。对于一家去年营收148亿美元,运营所得20亿美元的公司而言,这样的成本简直昂贵到让人难以想象。

在AI投资上,百度可以说是照抄了Alphabet的剧本,问题在于,后者的营收和盈利几乎都要十倍于百度。谷歌母公司能够轻松挑起的担子,对百度而言简直就是重于泰山。

当然,希望总是存在的,也许有朝一日,AI真正可以帮助这一处境挣扎的中国互联网巨头重现光彩。然而至少,基于合理的推断,百度AI策略未来五年内取得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对于百度的AI豪赌,投资者最好不要想得太美。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一切有关本文涉及上市公司的准确信息,请以交易所公告为准。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标签: 百度AI 百度新闻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